十良

量产型选手/高中狗/啥都干/就是懒

以前长头发的时候,去甘肃,风很大,随手拍的。

优惠券明天到期,一天搞定两杯星巴克【还有一杯给基友
图调的像超级标准的广告,糖果色?
全天不想喝水


我是尝不出同一种食物的区别的,没有像美食家们一样的舌头,喜爱主要是看重了对这的感觉。
冰糖葫芦,或许是因为夏天太热易化,在我印象里是只有冬天才能见到的,这也非常巧妙的成为过年才会吃的的东西。
这的冬天总是灰蒙蒙的,爆竹使得雾霾更加严重,即使是白天也有种大雨将至的感觉,新年的街道人很少,他们总是安静沉默的走着,这里没有鸟鸣声也没有发动机的轰鸣声,小贩也早已丧失了吆喝的本领。
它在这时很是醒目,火红晶莹的山楂,浇了一层糖的橘子瓣,微黄透明融化又凝固了的冰糖,被木签子穿成串,满满的扎了一束,格外耀眼。
我其实觉得上面的糖化的太慢也不太甜,觉得一般般,但总会买一串。
希望有个人能跟我一起,边吃边笑边玩闹。
我好像迷失了